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民间欣闻 >> 城市 >> 内容

我认识的中医

时间:2015-9-11 10:45:35  点击: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核心提示:一路欣闻...
     和全部在中国大陆长大的人一样,我小时间也是看
过中医、喝过中药的。我很明白地记得我末了一次看中医的环境。那大概是我上高一的时间,不知为何提倡了高烧。我当时间因为喜好上了生物、医学,看了一些有
关的科普册本,知道中医所说完全没有生明白剖根本,毫无科学依据,已不信赖中医了,对鲁迅有关中医的名言深以为然。父母天然是信赖中医的,请来一位懂中医
并在当地小有名气的邻居对我举行了一番望闻问切,开了药方。等到药抓来、熬好了,我虽然有些抵触感情,但在父母的奉劝下还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把它喝了下去
——处于病痛中的人的意志总是比力单薄的。药的味道极浓极苦,服药后烧不但没有退,还拉起了肚子,虽然只喝了一帖药,却让我拉了两、三天的肚子。以后我发
誓绝不再实行看中医、喝中药。以后几年我处于“废医存药”阶段,中医是没有再去看过了,但板蓝根冲剂、黄连素、感冒清之类的常见中成药(有的其实是添加了
西药,比方感冒清)也还用的,因为虽然不信中医理论,但以为中药做为经历结晶,应该还是有效和宁静的。再今后,我连中药的有效性和宁静性也彻底狐疑了,中
成药也不吃了。不外,在我们这个食物与药物不分,讲求什么“食补”,每每把草药当调味品的国家,要完全与中草药离开干系是不行能的。我还没有坚强到连做为
调味品的中草药也不敢去碰的地步。当归鸭什么的我以为味道还是很好的,偶然偶尔一尝,想必问题不大。
书读得越多,学历越高,我对中医的否定、对中药
的狐疑就越大。我的专业是生归天学,而当代生物学与根本医学其实是一家,这就使得我对中医药的批评,带有了专业色彩。自从有中文互联网以来,有关中医优劣
的争论便是个历久不衰的话题,拦截中医的以门生物医学的留门生为主,支持中医的则以学其他专业的人士为主。我从来就不遮盖我对中医的批评,是在网上比力活
跃的、也比力连续的中医批评者。在1998年,我已对中医有过体系的批评。2000年我主持的新语丝网站开始关注国内的学术造假问题后,很快就设立了“中
医骗子”专栏,矛头直指中医界的夸诞卖弄。以后新语丝网站成为了华人间界中批评中医的最紧张平台,现在已刊登了400多篇批评中医的文章。这些文章,特别
是那些由中医学博士和临床大夫撰写的批评文章,补充了我的知识缺陷,给了我许多开导。2005年起我先后在《北京科技报》、《中国青年报》、《经济观察
报》开设每周一次的专栏,专栏文章时时地也有批评中医的内容,这大概是中国大陆几十年来初次在大众媒体上出现质疑中医的声音,挑衅了“中医神话”,临时让
我成为中医界的众矢之的。
每每见到的一种批评是说我不懂中医。其实我对中
医的相识预计要比大部门中国人、乃至大部门中医支持者多。出于对<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baike.com/article/1/" class="UBBWordLink">历史</a>、文化的兴趣和驳斥的必要,我自学过中医学讲义,翻过中医文籍,读过名中医的医案、经
验之谈,以是总体上知道中医是怎么回事,相识其理论根本和头脑要领。虽然,我没有体系学过中医,不知道怎样用中医要领给人看病、开处方,对中医细节的相识
肯定不如中医从业者。但是要批评中医的理论体系和头脑要领,无需相识太多它的细节,只要根据通用的科学尺度加以衡量即可。正如要批风水、算命的非科学性,
没有须要先去学习怎样看风水和算命。尤其是在有当代医学可做为比较的环境下,只要具有当代医学知识,要果断中医的非科学性就更为容易——在这个意义上,我
其实要比那些不具备当代医学知识的老中医更“懂”中医。
别的一种批评是说我对中医的见解太极度。其实我的见解一点也不极度,与国际生物医学界的主流见解完全符合。我不外是利用我掌握的生物医学知识,做一些科普罢了。
另有一些人则干脆骂我拦截中医便是在拦截中国传
统文化,是数典忘祖。我们起紧张知道,中医只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一小部门,并不能代表中国传统文化,更非中国传统文化的全部,以是拦截中医并不等于拦截中
国传统文化,正如拦截风水、卜卦不等于拦截中国传统文化。真相上,在<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baike.com/article/1/" class="UBBWordLink">历史</a>上中医在历代都是被社会主流瞧不起的,中医不外是“方技”,中医的文籍并没有被视
为士人必读的经典,医家乃至连九流都算不上(据《汉书·艺文志》,九流指儒、道、阴阳、法、名、墨、纵横、杂、农。偶然加上小说家,称为十家)。中医原来
既非国学,也非国粹,它的职位地方是近代以来被人为拔高,乃至被拔到了代表中汉文化的宝物的吓人地步。何况,我们是从科学的角度,而不是文化的角度来拦截中医
的。否定中医的科学代价,并不等于否定中医的文化代价。我完全支持把中医做为一种文化遗产举行掩护、研究,这至少可以让我们知道昔人是怎样看病、吃药的。
正如我完全支持研究甲骨文,让我们知道昔人是怎样占卜,汉字是怎样演变的,但是要是有人声称占卜是科学,要在现在推行,则是要刚强拦截的。
对中医的批评之以是引起这么大的反弹,以致饱受
人身打击,除了触及到中医药既得好处者的好处外,很紧张的一个缘故原由,是涉及到民族感情。对中医的批评,每每被视为是中西医之争,是代表中国医学的中医和代
表西方医学的西医之争。为了消除这种不须要的民族感情色彩,有须要强调,中医并不能代表中国医学,它只是汉族古代医术体系,而所谓的西医也不属于西方所特
有,虽然它是从西方劈头、流传的,但是早就属于全人类全部,融入了各国、各民族,包罗中国和中华民族的孝顺。所谓的西医其实是天下医学、当代医学或医学科
学。正如我们不再把科学称为西学,我们也不该再把当代医学称为西医。在当代医学诞生之前的西方传统医术才是真正的西医。所谓中西医之争,其实是旧医与新医
之争,是地方医术与天下医学之争,是传统医术与当代医学之争,是玄学医术与医学科学之争。
我对中医的批评遭受太多的不须要打击的另一个缘故原由,是许多人没有耐心、没故意愿去细读我的文章,故意偶然地举行污蔑。为了克制误读,我把我有关中医的见解简要归纳如下:
一、中医理论体系不是科学,与当代科学头脑、要领、理论、体系格格不入,应该彻底地否定、扬弃。
二、中药、针灸等中医具体疗法包涵一些治疗经历,值得发掘,但是要用当代医学要领查验其有效性和宁静性,不要轻信传统经历。
三、中医中的有效因素可以被当代医学所汲取,成
为当代医学的一部门。但是中医和当代医学是两套完全差别的体系,是不行能相互联合的。要拦截那种让患者继承正常的当代医学治疗的同时又让他们购买中药,或
者在中药中添加化学药物因素的“中西医联合”。并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这种“中西医联合”会比单纯的当代医学治疗有更好的结果,反而可夺目扰当代医学治疗,
并增长患者的经济包袱。
四、在当前最为紧急的,是拦截“中药没有副作用”的宣传,要在中药阐明书中明白地标明已知的毒副作用。对付毒副作用不明或毒副作用过大的中药至少不能做为非处方药贩卖。
这些主张可以称之为“废医验药”,即废弃中医理论体系,查验中药(和其他中医疗法)的有效性和宁静性。这要比古人提出的“废医存药”的主张更为精确,不是盲目地承认中药的合理性,而是强调查验的须要性。
科学不是万能的,有其范围性,在不停地生长中。
正因为当代医学是科学,以是它不行能像中医那样吹捧什么病都能治。有许多疾病当代医学还没有很好的治疗步伐。要是你不幸得了这些疾病,乐意去找中医试试,
去世马当成活马医,这是你的权利。你有大概碰运气治好了病,但是更大概是白花了大笔的钱、给患者增长了不须要的痛楚。中医是孕育产生医疗保健骗局的富饶土壤。我
们拦截中医,不但仅是为了提高百姓的科学素质,更是干系到百姓的康健和切身好处。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一路欣闻(www.16xinwen.cn)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236304021@qq.com 站长QQ:236304021注:本网站全程录入优良新闻为主,也属于网友写作,和相关合法摘抄,因此我们会经过严格审核,合法后通过。未经允许,不可用于商业用途,或者其它违法行为,否则后果自负,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30日内进行。谢谢合作! 赣ICP备15004172号
  • Powered by newcms_v2.2